第一章 序

真正的强者,他未成全的夙愿,会随着轮回的踏转,创造又一世的牵绊,冥冥之中,走上一条不一样的路途,却走向同一个目标。

据说,背负夙愿的人,都会在生命里,有一个转折,可能是死而后生,可能是生而后死,毕竟没有人的命运是好的,只是坏的程度不一样而已,而那个转折,可以翻转命运,只因遇见对的人。

易水一界,云脉山附近。

“你已经前途无光了,没什么事最好不要留在家族里面,毕竟你不是墨家的血脉!大长老已经死了,你在这里待着也说不过去。”

“我知道,你经常帮家族劈柴、烧火、捡垃圾,但是你要明白,那些贡献根本不足以你留在家族;你要理解,虽然别人一点贡献都没有,但是人家有前途,人家的贡献在未来,而你完全没有前途了。”

“别赖在这里了,出去吧,我很好心,我听说一些人不打算留下你了,因为你的存在,不但碍眼,而且你最垃圾的人,还和最天才的人有不错的接触,这么煞风景的事情,没人会允许!”

这一个少年,他在等待自己的转折,或许是青天,或许是青冥,或许前途黑暗是因为神秘,却有希望,或许前途是真正的黑暗。

“难道,我真的前途一片黑暗吗,我姐说过,前途黑暗,那只是你看不见,看不见的未来未必不是好的未来,但是就算我看不见,也感觉不到好未来了,十六岁……已经快了。”

这个世界,是被一种神秘力量祝福的世界,每个人生来都会沉睡着属于他自己的体术,或许独一无二,或许人人都有,不是每个人都背负夙愿,但是他们也因为体术的存在而有改变前途的一刹那。

从出生,到十六岁是唯一的觉醒时间,错过,就错过了,体术会消散,体术可以用灵药强行觉醒,但是那未必是属于自己的,只有随自然而觉醒的,那才可以自信的入睡:我有自己的灵术!

“圣儿,你要等待,等到最后的一刻,相信无论等多久,都有瞥见未来的机会,你不会就此陷落的。”

“墨圣,你要加油,顽强,只要没有超过十六岁,你都不需要心慌,就算你超过了十六岁,我也相信你是一个奇迹!”

这个少年,今天哭了,坐在悬崖的尽头看着另一片空虚的悬崖,道:“姐!爷爷!你们知道吗,我真的不想等了,我真的很想让你们给我一株灵药,觉醒一个不属于我的体术,相信我一句话,你们都会给我的,无论多珍贵,但是我不希望你们失望……”

这个少年,刚开始是喊的,但是渐渐的,声音转向了滴泣,那不仅仅是别人的期望,而是他的未来,他也不希望自己失望。

这里是云脉山,属于圣云洞天的管束范围之内,那是这方圆百里最大的宗派,让这附近的年轻人向往,可以成为圣云洞天的弟子……他见过很多圣云洞天的弟子,一个个都是平步青云的,多么令他羡慕。

而成为了真正的弟子,不管是外门还是内门,就已经会被所在的家族作为第一种子培养,那是多么令人向往,但是,这个机会,又怎么会沦为一个“废物”的手中呢。

在这里,每个家族都会定时的给家族里面的修炼者送上一批修炼资源,但是在家族的地位就确定了他的资源数量,以及会不会被其他人抢夺,而一旦成为圣云洞天的弟子,就一定可以得到家族最大的一笔资源。

这个少年,叫做墨圣,眉清目秀,跟个文艺书生一样,人畜无害,但是这个世界,书生没有任何的用处,只有强大体术之人,才是未来的主角。

“姐,墨扯淡今天又欺负我了,我想打他,但是我知道,我绝对不可能打得过他的,要不……你还是给我一株灵药算了吧,这是我的选择,我不后悔。”这个白衣的少年此刻回到了他的家族……不,回到了他住的家族,自言自语道。

他想要说出那句话很久了,但是每一次都到嘴边就停下了,总感觉会伤了姐姐的心,他有勇气面对自己的前途,但是却没有勇气面对姐姐的失望。

墨圣,这是一个少年,十五岁多,至今才只是炼体一次的修为,是这个世界最弱小的存在,无法修炼,是他十五年来的梦魇,尤其是,他爷爷,墨家大长老死掉的那一天开始。

所谓炼体,就是为了日后的修炼打下铺垫的,只有强大的肉身,才能在修炼道路上面一帆风顺,支撑强大力道的法术和战技,而炼体指的不是把自己弄的多强壮,只是把肉身的力量、潜能、抗打等的能力强化一番,不会改变体型和体重。

墨圣并不是墨家后人,而是墨家长老照顾的,一路走来都有墨家长老的照顾,但是就在一个星期之前,墨家长老去世了,在此之后,墨圣就成了墨家最、最、最没有地位的人,就连柴房打杂的都可以随意侮辱他。

废物看见了比自己更废物的废物,第一件事就是羞辱。

“不能修炼的废物,留在我们墨家就是浪费资源,更何况你本来就不是墨家之人,大门在那边你没看见吗!”

“隔壁张家昨天就赶了一批废物出去,但是他们每一个都比你强,你还有什么资格留在我们家族!”

像这些话语,墨圣听的不止一遍,但是却又没有能力反驳,只能躲在墨家的角落里面唉声叹气。

“说我浪费资源?每个月的资源都被你们抢了,我哪有机会浪费,碰都没碰过呢。要不是我,你们哪来那么多格外的资源?非但不感谢我,还嫌弃我呢,该死啊。”

墨圣气愤的咬牙,发出“兹~兹~”的声音,但是没有实力,根本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时不时给墙壁一拳,然后抱着拳头喊痛,想到这里,不禁觉得自己是多么颓废,他已经快要绝望了,他唯一的希望,就是自己唯一的姐姐不要失望。

“好了,墙是无辜的,你没有了爷爷,不是还有我吗?”就在墨圣躲在墙角抱怨的时候,一段很好听的声音传了过来,对于此刻的墨圣,仿佛是在茫茫雪地见到了一个温暖的发出灯火的茅屋。

那是一个十六岁的女孩,是墨圣的姐姐,也是墨家大长老的亲孙女,叫做墨清儿,去年进入了圣云洞天之内,是墨家最强的一个天才,哪怕在洞天之内,或许也是如此。

“姐,那个……这个……。”墨圣听到这个声音,恨意全部暂时忘记,转过头来就要把自己的台词读一遍,但是每次一到嘴边,又变了,仿佛他压根没有训练过。

那是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女,鹅黄色的衣裙,嫩白的皮肤,所谓倾国倾城的样貌,稍微笑一下,就让别人遐想万千,她在墨家是最好看的了,没有了大长老,只剩下她还在照顾墨圣。

“别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也是啊,过了十六岁,你就真的彻底没有机会了,与其再被羞辱几个月,倒不如痛快一点,现在决定自己的命运,对吧?我还是应该尊重你的决定。”

这个少女此刻,笑容上带着一些泪花,虽然大长老已经去世,但是她天资强大,已经是圣云洞天的内门弟子了,每个月的资源比墨圣的要多几十倍,她要是想帮墨圣觉醒体术,其实不难,只是可能和他的命运插肩而过。

“姐,你失望吗?”墨圣最后的勇气,是看着墨清儿的脸,扯出了他这一句话。

“没有,我没有失望,只是有些后悔,早知道如此,为何没有早些觉醒你的体术,如今,你已经落后了十几年了,非但没有等到自己的宿命,还浪费了……”墨清儿有些自责的看着墨圣,有说不出的滋味。

“你……还是失望了。”墨圣低下头去,紧握拳头,仿佛自己做了什么该死的事情一样。

墨清儿笑了笑,摸了摸墨圣的脑袋,才道:“其实,你也别怪我们,不是我们以前不给你,只是那时候我们都希望你可以等到适合的时候,自己觉醒出你的体术,那才是你真正的道路,只不过,哎,走吧,我这一次带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