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剑圣平之

乱世是一个不为人知的时代,这个时代从九州纷乱开始,到炎帝一统天下为止,而事实上,这个时代远远没有因为炎帝的统一而结束,反而恰恰是开始,这一切的开始起源是一个叫王录的黑川人引起的。

神农氏红月,司徒氏黑川,轩辕氏紫阳,宋氏明月,东方氏银鹰,赵氏天狼,龙氏苍龙,李氏雁秋,明氏东陵——是为九州,当日炎帝的祖父神农氏政起用甄戎颌为丞相,马扼语为大将军同时收买了江湖的第一大门派天机营进行了乱世史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足以记入史册的改革,从那以后,红月国国力有如扶摇直上,也开始了他们的统一天下之路。

历经三世,五十多年,终于在这一任的红月国主神农宏阳在位的第七个年头,红月国卷八荒、合九鼎、定天下,是为炎帝。然而由于当年甄戎颌留下的法条过于严苛,而神农宏阳又害怕八荒遗民进行反抗,对八荒旧地的统治更加苛刻,终于导致了爆发。

这就是这个名叫王录的人登上了乱世史的原因,不知王录使用了什么手段竟然潜进了红月国的宫廷,朝堂之上王录骤起袭击炎帝,变起顷刻,文武纷乱,最终还是炎帝临危不乱拔佩剑七星龙渊斩之。

这件事给炎帝提了一个醒,不只是天下都插上了他炎帝的大旗那么天下就是他的了,朝堂之外还有一个地方叫江湖。

于是一旨圣意到了各个地方:百日之内,屠尽江湖习武之人,各地驻军务以此为第一要任。

于是天下的习武之人就算倒了楣,这天下的习武之人说到底也就那么多,以八大门派为主:天机营已为帝国力量不在被屠之列,魍魉门自三十年前武林联合讨伐之后就不在江湖里现身自也不会被找到,太虚胜境五年前分崩离析门派覆灭逃过一劫,荒火教与弈剑听雨阁虽是名声盖世但荒火七子和弈剑听雨阁中的高手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只要自己不现身帝国军队也没办法,翎羽山庄以每年为帝国提供精良羽箭为代价换来平安,冰心堂虽也位列八大门派之列却是出了名的只会医不会武,只有云麓山居首当其冲被红月国座下大将傅干的军队黑夜之中突然袭击不少武功高强的弟子都在黑夜之中不明不白的死在乱箭之下,云麓仙居被大火熊熊包围,看着就要消失在九州大地之上。

然而就在此刻,竟有一个中年汉子背着一个年轻的孩子从大火中骑着一匹马冲了出来,那中年汉子皮肤泛着古铜色的光,目光坚毅,右臂上虽有一道伤口却是恍若不顾,双手挥着一柄铁杖,借着马的脚力把铁杖抡得呼呼风响,在红月士兵的包围下冲了出来,奔着南方而去。而那个孩子似乎是吓坏了,伏在汉子背上一动不动只是默默流泪。

说来这两人才是红月军队这次最该杀死的两个人,那个汉子是王录的好兄弟朱顺昌,那个孩子自然便是王录的遗孤王凌霄,王录心知自己一去不能回,便在去之前将妻子寄托在一家寻常人家,却把孩子交给自己这位在江湖之中人脉甚广的朱顺昌,希望自己孩子能习武为自己报仇,可却万没想到炎帝决断颇为果敢,一声令下竟给自己孩子带来灭顶之灾,所幸朱顺昌自来警觉万分,武功又是这一辈云麓弟子中的最强者,硬是带着王凌霄从人群里冲了出来。

可这还没结束,就在朱顺昌冲出人群之后,没了杂音干扰他猛然听见身后有一道脚步声,这人身法好快,徒步追马竟是脚下毫无疲惫之态,朱顺昌不敢回头,直接打马向前跑去。他本来就心知一旦事情有变,就凭自己这身本事或能报着自己无恙,但若要在帝国追查之下还保着这个孩子那是绝没可能,是以他早早联系了他的一位朋友,这位朋友的武功比朱顺昌高了不止十倍百倍,当时在南方办事,不曾想变数来得好快,朱顺昌只好带着王凌霄一路南奔,只期望能在路上碰见这个朋友,只要这个朋友出手,自己身后这人绝非自己这位朋友的对手。

可是一连奔出数里,身后脚步声竟是一直不紧不慢。只是缓缓跟随,朱顺昌猛然醒悟,这是在留标记,难不成他还有同伙?只他一人自己只怕若是不能等到朋友来援不得已动上了手尚且难以应付,倘或他还有三五个同伙自己如何抵挡得住?心下着急急忙想打马再快些,却不想这匹马本就是老马了,奔了一夜又累又是受了惊吓,朱顺昌这用力一拍,这马不受力,“噗”地便倒,把朱顺昌和他背上的王凌霄一起掀了下来。

朱顺昌心知王凌霄是个孩子,虽是这几日他教了这孩子一些强身健体的功夫,这孩子也聪明一学就会,可也毕竟是个孩子,加之他骨瘦如柴,这摔上一下说不得也得重伤。心想及此,空中一个翻身,伸手在王凌霄腰上轻轻托了一下,王凌霄顿觉身子一轻,缓缓落在地上,这边朱顺昌却是重重的后背着地,王凌霄心中感动正要开口问候,朱顺昌已经一个翻身稳稳站定,把铁杖向着地上重重一顿,挺胸站直,大喝一声:“来者何人!”。

王凌霄心中为朱顺昌这股豪气感动,更兼朱顺昌方才一声内含内力,更有慷慨之状,王凌霄站在朱顺昌身边,说道:“朱叔叔,今日你我只有同生共死绝无二意!”

朱顺昌的声音却变的温柔起来,他怎么舍得让这老友之子和自己一起去死?只是说道:“凌霄站在我身后。”王凌霄还待再言,那来人却道:“杖量天下朱顺昌,今日我们兄妹四人可要会会你这柄封魔杖的本事究竟如何。”

朱顺昌听这声音便将人认了出来,不禁冷气倒吸,这不正是人称“水火风雷”四位御前高手中的唯一女子风神“白虎剑”张欣宓么?那么那三位在哪儿?他们四人当年入宫之前就是结拜兄妹,在江湖上一提起来那也是响当当的角色,如若四人俱在单凭自己这柄封魔杖可是万万抵挡不了。

张欣宓年过三十却风韵犹存,只是身着侍卫装束颇有巾帼之感,当下开口道:“朱大爷,我们兄妹本也是习武之人,武林同道自然不愿对你下毒手,可这个孩子与你不同,我兄妹身受王命万万不能放过,还请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