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刁奴 (2)

的管事说说,将没洗完的衣物带回家洗,明日一早拿过来?

安月兰沾着皂角泡泡的手挠了挠脸颊,想着浣衣阁那个管事阿婶一双露着凶光的眼就有些惆怅。

偏生心中这一念刚起,那个身形壮硕的管事阿婶就好像是听到了安月兰的心声一样,一个黑影便悄然出现在了石室门口。

因为心中想着事,安月兰难得的被突然出现的人影吓了一跳,借着昏暗的天光一看便知道是自己才在想要去找的人。

“你怎么还在!”

语气满满的嫌恶,看来是不怎么好说话了。

安月兰有些尴尬的提着被面看着突然出现的桃婶,揉了揉鼻头,心虚的讪讪笑了一笑,虽然知道桃婶是个什么脾性,可是为了不被赶出府去,也只能硬着头皮尝试和她交涉。

“桃婶,你看,今日天色已晚……”

“你也知道天色已晚啊!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有走!还不快点离开,你不知道自己什么人吗?这都什么时辰了,你自己心里没数吗?”桃婶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安月兰的方向咄咄逼人,泼辣非常,根本不给安月兰好好说话的机会,直截了当的赶着人,说话好似竹筒倒豆子一般,没有个停歇。

安月兰一时插不上话。

桃婶大大的面盘上那双小小的眼睛终于落在了安月兰提着的那床被子上,而后猛地撑大了双眼,“你怎么还没洗完!这么点东西你洗了一天!是不是不想干了!”

安月兰心中默默槽了一句 ,明明今日送来的脏衣数量是平时的好几倍。嘴上却也只能笑道:“桃婶,是月兰不对,您大人有大量,宽恕我这一回。今日未能洗完的衣物,您看能不能让我带回去,明日一早送回来,绝对不耽误功夫。”

“你懂什么!”她踮起脚,看了一眼箩筐里没洗完的衣服,最上面是一件嫩黄白粉相间的十二破间色裙,桃婶一看到里头还有这条纱裙,怒气更盛了几分,抖着手指着安月兰,喝道:“你……你个小贱婢,这套裙子是明日一早大小姐就要穿的!今日夜里就要熏干送过去,怎么也没洗!耽误了惹恼大小姐,你担待得起吗?”

“啪”的一声,安月兰手中的被子掉入石台水池,垂头看向筐中那裙子,嘴角抽了抽。

阮素心?那位大小姐的裙子,怎么会送来她洗?她不是向来嫌恶自己从来不让自己沾手她的东西的吗?

况且……“桃婶,并没有人交代我,这是大小姐的衣物,是急要用的。”

“你还敢狡辩!”桃婶气急一步迈入门槛,又急忙停住,分外忌惮的看着安月兰,僵硬的挺着背,想让自己看上去不是那么惊慌。

“别……别的就算了,现在这套衣裙没洗,你说怎么办吧!”

能怎么办?安月兰俯身准备从箩筐中将那套裙子捞出来。

“啊——!”

恰在此时,身后一股阴风陡然逼近。门口同时响起一声惨叫,桃婶尖利的嗓子好似被吓破了音。#####新人新文,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