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石羽

……

“这就是要死了吗?”

石羽很困难地想睁开眼睛,却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

病房里充斥着一股刺鼻的药水气味,他能够清晰地感到自己正慢慢失去了对整个身体的控制。意识还很清醒,但自己的呼吸正在逐渐停顿,一种十分困倦的感觉从全身弥漫开来……

实际上从八岁那年,他就知道死是什么了。

在这之前,家里人一直认为他是小儿麻痹症患者,可他却总感觉到全身无力,小县城的医院里也查不出是什么结果。当时医生们对这种病也缺乏了解,每次检查,总是让他拍各种各样的片子,可是总也找不出原因。

医院的X光室和CT室在一楼的尽头,每次拍片是都要走过长长的走廊,而且走廊两边还有很多病人,有好几次他都会亲眼看到那些正在等待检查的病人突然离世。

从那时起,他就知道生命是如此脆弱,甚至还不如树上的一片叶子,也许转瞬之间,一个生命就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时,人们表现各异,有人在嚎啕大哭,却不见得怎么真的悲痛,有的人你能明显感觉到他内心的悲伤,但更多的人却是无动于衷,依旧会谈笑风生。

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感到不太开心,甚至还会感到有些愤怒。

最让他想不明白的是人们怎么可以如此漠视一个生命的离去,而缺乏最起码的尊重。

那时,母亲只是一直怀疑他在故意捣乱,并没有意识到他在这个世界上并活不了多久。骨髓灰质炎症患者虽然会落下终身残疾,但大多数人都能活很长时间。有时候,母亲总是絮絮叨叨地抱怨他在糟蹋家里的钞票,这让他感到十分愧疚。拍一次X光片要花三十几元,而做一次CT更是要四百多元。

很多时候他都在怀疑,这是那些医生们在故意设下圈套,来骗他家里的钞票。

说起母亲,他心里永远充满着感激和愧疚。

“重症肌萎缩患者!”

最终的检查结论好象晴天霹雳,母亲仿佛一下就老了十岁。

“这孩子活不过13岁!”这是医生对他所下的结论,可是母亲却不甘心,始终不离不弃,带着他到处求医,竟然把他养活到了二十岁。

可以说这简直就是个奇迹。

虽然很多时候母亲在烦燥时,也在不停地抱怨他这个“败家子”,这只会令他更加感到愧疚。为了他这么一个百无一用的儿子,母亲搭上了她整个的青春,才刚刚四十多岁,就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看上去更象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

也许,死,对自己来说本身就是一种解脱。

他感到自己全身在慢慢放松,呼吸好象也停止了,这种感觉似乎真的很令人轻松。

为一切,终于全都结束了!

……

就象做了一场奇怪的梦,石羽梦见自己置身于一个奇怪而且陌生的环境里,似乎这里的一切环境,和他所生活的地球有很大的不同。忽然间有一些纷乱的意识纷至沓来,混进了他的脑海里:这里是青阳山,我是青阳城内云阳镖局里的一名孤儿……

他意识似乎也在逐渐清醒,首先是头痛欲裂,那些纷乱的意识再度闯入他的记忆里,让他的思维变得更加混乱……在这些纷乱的记忆里出现了许多地球上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奇异景色,还有很多千奇百怪的生物,这里的动物和植物和地球上的生物在外形上有很大着的区别,就好象进入到电影里的白垩纪恐龙时代。远处的无边无际的大山是兽域,山里有无数强大的妖兽。而且“人”的外形上也与地球上也有一些区别,有些人肤色呈蓝色,有些人皮肤则泛着金属样的光泽,不光肤色,而且头发也是五颜六色的……

迷迷糊糊中他觉得自己还活着,但又不是很肯定。

难道我真的还活着?!石羽吃了一惊,使劲想睁开眼睛。

奇迹出现了,他的眼睛真的就睁开了一道很小的细缝,光线一下就透了进来,明晃晃的让人感到有些头晕,这让他更觉得惊讶。

过了好一会儿,慢慢地适应了外面的光线,石羽透过眼缝,能够看到一些外面的情景。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向下,头部紧挨着地面,似乎是在野外一处山坡上,他整个人就这样大头朝下趴在地上。眼前是一片茂密的草丛,透过草丛间的缝隙依稀能够看到些透进来的阳光,似乎现在正是黄昏时分。

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庆幸自己还能活着,但不知怎么就会出现在荒郊野外。很快他就悲哀地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控制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