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元宵佳节

正月十五日,夜。

长安城内,无论寻常百姓还是达官显贵,家家都在门口挂上了灯笼,将城内映照的灯火辉煌,时不时还有几个炮竹飞上高空炸裂,闪出点点星尘。

一辆华丽的马车在雪地上压出两行深深的车印,悠悠的驶入长安城。上官劫余坐在马车内尽可能的把双脚伸直,他轻轻的掀开车窗上的帘幕,一阵冷风‘呼’的吹入车内。

“少爷快把帘子放下,莫冻着了。”在外面赶车的老陶说道。

“不碍事儿。”说着往外面看去,两行车印直通城外,消失在黑夜里。

车进街巷后,渐渐热闹起来。

寺观街巷,灯明若昼。街巷中立满了高百余丈的山棚,山棚是一种以高柱为中心的像伞一样的圆锥形灯架,上面挂满了灯笼。数不尽的灯火将满城照耀的亮如白昼,连十五满月的光辉也相形见绌。

带着野兽面具的人走在街道上,男为女服。平日历行的夜禁在这日得到解除,无论是耄耋老者或是黄口小儿,亦或是正直豆蔻的女子都在明月下观赏灯影,欢呼漫步,唱歌跳舞,享用美味佳肴。

人们都沉浸在元宵节的喜庆中,无人在意这辆华丽的马车。

坐在车内的上官劫余静静听着外面的喧闹,长安歌妓在街中唱词,所唱多是歌颂这盛世王朝,亦或是唱着吉日佳节。

有一歌妓唱起的词引起上官劫余的注意,他侧耳聆听所唱正是南唐李后主的《浪淘沙令》: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裘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响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相见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歌声调低沉悲怆,婉转凄苦。这首词作于李煜亡国时,如此佳节氛围唱起此词颇为不符。

上官劫余自言叹道:梦里不知身是客,如此的长安城当真是天上人间,可惜......还未听清他说的什么,便把帘子放下,悠悠驶向前去。

外面的喧闹声渐渐小了,只听老陶‘吁’的一声马车停住了,“少爷,到了。”

“嗯。”上官劫余轻轻应了一声。

老陶前去敲门,大门‘吱呀’打开。

里面人说道:“请问有何事?”

“上官公子受你家少爷之邀特来拜访。”

那人忙道:“原来是上官公子,快请进!”

老陶走到马车前,掀开帘幕:“少爷。”

上官劫余轻轻下了马车,脚踩雪地在寂静的夜色中发出吱吱声。走向那大门,开门人在前引路,边说道:“上官公子,我家少爷正在等候。请!”

跟随着那人进入宅中,房屋层层叠叠。穿过一道道门户,来到一处碧水环绕的园林中,一座似塔非塔的高楼矗立其间。“我家少爷便在楼上。”说完那人躬身慢慢退出,消失在黑暗处。

上官劫余轻轻一跃,跃过那碧水小河。来到被绿树簇拥的楼下,看见门楣上挂着一块小小的匾额,上面用行书写着:天下第一楼。

上官劫余心中暗暗笑道:这大名鼎鼎的天下第一楼却如此的没有气魄。

长安素具有有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