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地府,奈何桥头

一众等待投胎的鬼群木然的排成一条长龙,远远望不到头尾。

一身黑衣,身体有些佝偻的孟婆正一碗一碗的将手里的孟婆汤递出。这工作,重复了千年万年,一成不变。孟婆几乎眼皮都不抬一下。

“让让,让让!”随着一声吆喝,一个枯瘦的鬼影手中鞭子一晃,轻巧分开已经排到奈何桥头的两个鬼,来到孟婆身旁。

孟婆一皱眉,抬眼望去,只见一个鬼差带着一个女鬼站在她面前。

“鬼六,这是干什么,没见排队呢吗?”孟婆有些不悦。

“嘿嘿,孟婆您老人家辛苦了!阎君让小的给您带个好!”鬼六点着头,笑嘻嘻的说着,一张鬼脸笑起来也不见可亲,反倒更加可怖。

孟婆瞥了他一眼,赶苍蝇似的挥手道:“你那满口鬼话还是留着和别的鬼差去说吧,别在这儿糊弄我老婆子。有什么事儿赶紧说,我这忙着呢!”

鬼六连忙贴近孟婆身边,道:“今儿有点事儿要麻烦您老人家”说着,指了指身后的女鬼,道:“这位,阎君特意交代的送户好人家去投胎,赶时辰所以需要早点走。”

“有来头?”孟婆这才抬眼看了一眼对面的女鬼,却见那女鬼也在好奇的看着她。

按理说,来到孟婆这边来喝汤投胎的鬼们都已经经过各殿阎君审判,灵魂中除了些许记忆,所有的性格特点就已经消失不见。所以到这里领取孟婆汤的鬼怪虽然排的不见头尾,却没有一个鬼乱动,都是个个的目光呆滞,神情木然。

若不如此,那么长的队伍碰到几个没耐心的鬼,岂不是要乱了套。可是这个女鬼,明显带着所有前生的记忆和性格,正一脸好奇的东张西望。

鬼六压低声音道:“前段时间,通往人界的结界不小心出现了裂缝。阎君家里那个小舅子偷偷跑去人间了。”

孟婆眼睛一眯,嫌弃道:“调皮鬼!?那人界不是要遭殃?”

阎君家这个小舅子是地府里出了名的调皮鬼,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就没有消停的时候,孟婆这里一锅孟婆汤不知道被那个调皮鬼碰翻多少回。

“啧啧,就是说啊!”鬼六啧啧了两声,说道:“但是好在,他下去后法力有限,结果在一次调皮捣蛋时候,不小心把一个孤儿院给点着了。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