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谁家女儿着红装

时至三月,位于南方水乡的清河镇早已是绿装染了山峰,花儿披上了艳衣;潺潺的绿水在青石堆积的拱桥下缓缓地延伸,不知源头,也未问去向。

不知是谁家的喜事,天还蒙亮时,便听唢呐声声,红鞭炸响;一时间,鸟群惊翅、犬吠声声,喧喧嚷嚷中揭开了清河镇人们一天的序幕。

喧嚷声,最初的源头始于河上;渐渐的,延与河畔。人们或走出、或推窗、或驻步,众目遥遥,望与河上。

只见泛着绿光的河面上,慢慢悠悠划过一十二个挂满红绸的木船,划桨的船夫都是清一色的年轻男子,光着膀子,套着白衣黑裤,腰间系着一条鲜艳的红绸,卖力地摇动着木浆,拍打着绿水间,扬起层层的波浪。

土生土长的水家人,见此场景,心中已然明了;动着两颗的黑珠,观着一河的热闹。

“这是谁家娶亲,好大的排场!”

人群中,不知谁感慨了一句;四下里,七嘴八舌,纷纷攘攘地热闹起来。

“我知道,是锦绣布庄的叶家!”

人群里,一个高亢的女音响起,声音中,还夹带着几分的得意。

“竟是叶家!”

四下围观的人瞬间不淡定,喧嚷声此起彼伏。

“这姑娘可真好命,竟能嫁进叶家...”

“听说是那严家的姑娘...”

“严家?哪个严家?”

“还能哪个,落魄的那个严家呗...”

“这严家姑娘可真是好命,听说这一十二船的嫁妆,都是叶家给备的...”

“哟,那可真是上天垂怜。这等好事怎没摊到我的身上...”

“那是你没个有眼力的娘,早早地给你攀上一户大户人家定个娃娃亲...”

河畔上瞬间笑成一片,个个都是看戏闲扯的好手。

河船中央,身穿红花短褂的喜婆双手扶着身旁的新娘,笑语进言,“新娘子莫急,过了前面的那道河弯,便到了夫家叶家。”

红盖头下的素婉,手指下意识地握紧褂裙,揉皱了原本平整的布料,揉乱了彩线绣绘的鸳鸯。

满目的红色,耳畔的嘈杂,让年仅一十六岁的素婉手心直冒冷汗。身体随着船身摇摇晃晃地摆动不停,就像此刻她的心,上下浮沉,没有一点的稳靠。

此刻的身后,是家的方向;而前面,是陌生的归途。这一去,她将成人妇。

叶家后院

叶仁甫拿着喜宴上的礼单往前院走去,与迎面慌乱跑来的小厮撞得正着。

“大管家。”小厮一抬头,看见熟悉的脸,吓的一哆嗦。

叶仁甫揉着被撞的生痛的肩膀,眉头微微一蹙,目光看向面前的小厮,一脸的慌乱,手中还握着两截麻绳。“出什么事了,跑的如此不注意形象。”

小厮惊慌地抬起头,递上手中的麻绳,“少...少爷跑了...”

“什么!”叶仁甫一惊,“不是让你们看好少爷,怎么会让他跑了!”

“我...我们看好的...可不知少爷,怎么就弄断这麻绳...翻窗跑了...”小厮回答的心惊胆战,如今吉时将近。他们却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